奔跑:奔跑吧兄弟第六季

时间:2021-11-16 07:28编辑:admin来源:未知当前位置:勇气英语 > 二十五史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的堂弟三根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决定去广东闯荡一番。离开家乡去广东打工,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故乡,已经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  我的堂弟自恃有一张高中文凭,算得上是名知识青年。他还练过书法,一笔毛体练得恣肆流畅,又可以称作有才华的人了。他怎能屈尊在故乡做一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出门闯荡就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
  可是堂弟一出门就遇上了麻烦。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他到离故乡几十里远的城市去坐火车。他是第一次出远门。面对旅途中乱世逃命般拥挤的旅客和尖叫的火车,他显得惊慌失措。他的头脑变得一片空白。火车还没到站他就稀里糊涂地下了车。当他在站台站定并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还没到站,可他的行李已经随列车呼啸而去,而他的口袋里已经空空荡荡。情急之下他又登上了另一列开往南方的火车,列车查票人员的疏漏让他得以侥幸到达广州。他捏着我表弟在广州的地址一条巷子一条巷子地找,徒步走了差不多一整天终于找到了手中已经被汗水浸得模糊的、他此行要投奔的我的表弟所在工厂的地址。当他在门外看到迎面走过来的表弟,他的脸上布满了苦尽甘来的笑意。表弟后来告诉我,当时他笑得比哭还难看。
  堂弟第一次远行的遭遇真是让人啼笑皆非。而这一次遭遇又为他后来的不顺埋下了引线。在表弟的帮助下,他终于在广州的某个工厂找到了一份差强人意的工作。可是他丢了身份证和暂住证,他成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有一天他走到街上遇上了警察,警察毫不犹豫地把他带到了派出所,他因为没出过远门造成的紧张样子显得十分可疑,而他陈述的在火车上丢掉行李的事实让人误以为他是说谎,他因此受到了十分不公平的待遇,据说是挨了一顿暴打,最后又是表弟花钱才得以摆平。
  堂弟在广东的境况真是让人担心。他的父母也就是我的伯父伯母在故乡常常为他寝食不安。他们为他补办了各种证件托人捎去。他们以为有了这些证件堂弟就会有了护身符。可是后来堂弟又发生了不少事,不是被人抢了手机就是被人骗了钱财,好在他在以后的许多年里有了些历练,每次他都能勉强对付,也都是有惊无险。只是自从上次因证件丢失被警察暴打,他落下了一个见到警察就哆嗦的毛病。他甚至见到穿制服的人就害怕,远远避之唯恐不及,眼神里满是惊恐不安的神色。仿佛古代寓言中那只惊弓之鸟,一听到弓弦之声就惊恐得从天空坠下。
  我的堂弟在广东转了好多次厂,做了好多个工种。后来他离开广东这个总是让他受伤的省份,去了南京。他毕竟读过高中,又有了十多年的打工的经验,多少懂得为自己的前途盘算。在南京,他把自己多年的积蓄用于进修,最终成了南京某家具厂一名月薪两千五百元的电脑家具设计师。
  堂弟有了手艺和相对稳定的收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让家人放了心。大家以为,堂弟历经磨难,心智也应该到了成熟的阶段,他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了。可是这种让人安心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堂弟又让所有人为他担心了起来。
  前不久,堂弟给我们几乎每一个亲友发来了一条短信。他在短信里说,他需要四千块钱。他现在在南京,做一个前途非常看好、基本上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他说一个月之后发工资就还。他说一定要为他保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这个可怜的人,一定是被他的所谓朋友哄骗,陷入了传销的魔窟。一些长辈打电话给他苦口婆心进行劝说,可他依然执迷不悟,短短几天之内,原本沉默寡言的他变得巧舌如簧,言辞激昂如在万人广场发表演说。他的短信让亲友们颇为为难,不知道是否应该按他的意思向他所提供的账号汇去钱款。他们不知道,这个又一次被命运拐骗航线折向的人,是否有能力从传销的魔窟中挣脱出来,为自己的人生轨迹做一次校正?他的下一条航线会在哪里?
  我的弟弟大生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离开家乡的。同堂弟繁根一样,他也是一名高考落榜生。而去南方打工,已经成了那时候大多数乡村高考落榜生几乎唯一的出路。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去南方的交通已经十分便利。弟弟一路上并没有发生堂弟在路上的遭遇。他顺利地到达了东莞。
  才十九岁的弟弟来到了东莞的一个建筑工地上。他没有技术,也没有经验。他只是一只刚飞出窝的雏鸟。可是,作为农家子弟的他,必须在风雨中练习飞翔。对他来说,异乡的城市,是远比他的高中课本更加复杂的书籍,要读懂它,他必须付出远比课堂上的学习多出数倍的努力。他翻动着工地上的由白天黑夜构成的页码,每一页都让他觉得沉重和艰难。但他必须从废墟般的工地中开始建立自己的人生秩序。他要和他面前的工地上的楼盘一样长高。这是他面对城市必须完成的功课。
  工地的重体力活,让初出校门的弟弟多少有些力不从心。而从此没有同学亲友做伴,他第一次尝到了人生孤单的滋味。他开始学会了喝酒。对他来说,喝酒,与其说是为了解乏解闷,不如说他是想借助酒对命运作一次短暂的逃避或者说是对未来作一次凌空蹈虚的展望。他在信中告诉我,每次夜里,他喝得有点头昏目眩的时候,他就找到了那种飞翔的感觉。是的,他是一只背井离乡的雏鸟,而酒,正可以让他在幻觉中完成完美的飞行。
  我的弟弟后来离开了建筑工地,先后进过电子厂、制药厂,做过普工、仓库管理员、业务员,足迹遍布了广东的许多城镇,最后又回到了东莞,作了一家彩印公司的业务员,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他还在东莞组建了家庭,对象是一个湖南籍的打工妹,两人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我的弟弟凭着自己的努力在东莞扎下根来。十年左右的打工经历,已经让当年的那名满脸稚气的学生娃蜕变成了一名江湖气十足的小业务员。我去年乘在广州开会之机跑到东莞看他,他竟然叫上了一个当地的朋友开着车到汽车站接我,他称开车的朋友为大哥,用的是我听不懂的当地白话,俨然是一个正宗的本地佬。而他的朋友向我夸赞弟弟的能耐和义气,对我说出对弟弟前途的种种善意的猜想,我听得出并不全是出于客套。
  可种种这些都无法减轻我弟弟内心的尴尬和焦虑。他的尴尬来自对自己身份的怀疑,他的焦虑来自于他不知道自己最终的归宿在哪里。他是江西老区的一个农民,可命运让他成了广东的一名打工仔,已经习惯城市生活的他是再也无法回到故乡的土地上了。他这一生,该在哪里扎根?他这只鸟,最终要在哪里才能够停止下来,又有哪棵枝丫,会让他筑一个结实的巢?

文章来源: http://www.hotaad.com文章标题: 奔跑:奔跑吧兄弟第六季

原文地址:http://www.hotaad.com/esws/1124.html

上一篇:后手不接的意思

下一篇:没有了

排行

精选

TAG